榆树范文网

短篇诗文(必备9篇)

42

短篇诗文篇1

《瀑布》

这座悬崖像爷爷一样。

变老,变老,

全身的'皱纹,

有数千个。

嘿!你看。

一根长白胡子,

从头到脚

他一直唱歌,唱歌,

胡子也不停地飘。

短篇诗文篇2

21.《复活的土地》

腐朽的日子

早已沉到河底,

让流水冲刷得

快要不留痕迹了;

河岸上

春天的脚步所经由的地方,

到处是繁花与茂草;

而从那边的丛林里

也传出了

忠心于季节的百鸟之

高亢的歌唱。

播种者呵

是应该播种的时候了,

为了我们肯辛勤地劳作

大地将孕育

金色的颗粒。

就在此刻,

你——悲哀的诗人呀,

也应该拂往去日的忧郁,

让但愿苏醒在你自己的

久久负伤着的心里:

由于,我们的曾经死了的大地,

在明朗的天空下

已复活了!

——苦难也已成为记忆,

在它温暖的胸膛里

重新漩流着的

将是战斗者的血液。

22.《我爱这土地》

艾青

假如我是一只鸟,

我也应该用嘶哑的喉咙歌唱:

这被暴风雨所打击着的土地,

这永远汹涌着我们的悲愤的河流,

这无止息地吹刮着的激怒的风,

和那来自林间的无比温柔的黎明……

——然后我死了,

连羽毛也腐烂在土地里面。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23.《手推车》

在黄河流过的地域

在无数的枯干了的河底

手推车

以的轮子

发出使阴暗的天穹痉挛的尖音

芽过寒冷与静寂

从这一个山脚

到那一个山脚

彻响着

北国人民的悲哀

在冰雪凝冻的日子

在贫穷的小村与小村之间

手推车

以单独的轮子

刻画在灰黄土层上的深深的辙迹

穿过广阔与荒漠

从这一条路

到那一条路

交织着

北国人民的悲哀

24.《黎明的通知》

为了我的祈愿

诗人啊,你起来吧

而且请你告诉他们

说他们所等待的已经要来

说我已踏着露水而来

已借着最后一颗星的照引而来

我从东方来

从汹涌着波涛的海上来

我将带光明给世界

又将带温暖给人类

借你正直人的嘴

请带去我的消息

通知眼睛被渴望所灼痛的人类

和远方的沉浸在苦难里的城市和村庄

请他们来欢迎我

白日的先驱,光明的使者

打开所有的窗子来欢迎

打开所有的门来欢迎

请鸣响汽笛来欢迎

请吹起号角来欢迎

请清道夫来打扫街衢

请搬运车来搬去垃圾

让劳动者以宽阔的步伐走在街上吧

让车辆以辉煌的行列从广场流过吧

请村庄也从潮湿的雾里醒来

为了欢迎我打开它们的篱笆

请村妇打开她们的鸡棚

请农夫从畜棚牵出耕牛

借你的热情的嘴通知他们

说我从山的那边来,从森林的那边来

请他们打扫干净那些晒场

和那些永远污秽的天井

请打开那糊有花纸的窗子

请打开那贴着春联的门

请叫醒殷勤的女人

和那打着鼾声的男子

请年轻的情人也起来

和那些贪睡的少女

请叫醒困倦的母亲

和他身边的婴孩

请叫醒每个人

连那些病者和产妇

连那些衰老的人们

呻吟在床上的人们

连那些因正义而战争的负伤者

和那些因家乡沦亡而流离的难民

请叫醒一切的不幸者

我会一并给他们以慰安

请叫醒一切爱生活的人

工人,技师及画家

请歌唱者唱着歌来欢迎

用草与露水所渗合的声音

请舞蹈者跳着舞来欢迎

披上她们白雾的晨衣

请叫那些健康而美丽的醒来

说我马上要来叩打他们的窗门

请你忠实于时间的诗人

带给人类以慰安的消息

请他们准备欢迎,请所有的人准备欢迎

当雄鸡最后一次鸣叫的时候我就到来

请他们用虔诚的眼睛凝视天边

我将给所有期待我的以最慈惠的光辉

趁这夜已快完了,请告诉他们

说他们所等待的就要来了

25.《冬天的池沼》

冬天的池沼,

寂寞得像老人的心——

饱历了人世的辛酸的心;

冬天的`池沼,

枯干得像老人的眼——

被劳苦磨失了光辉的眼;

冬天的池沼,

荒芜得像老人的发——

像霜草般稀疏而又灰白的发

冬天的池沼,

阴郁得像一个悲哀的老人——

佝偻在阴郁的天幕下的老人。

26.《太阳的话》

打开你们的窗子吧

打开你们的板门吧

让我入往,让我入往

入到你们的小屋里

我带着金黄的花束

我带着林间的香气

我带着亮光和暖和

我带着满身的露水

快起来,快起来

快从枕头里抬起头来

睁开你的被睫毛盖着的眼

让你的眼望到我的到来

让你们的心向小小的木板房

打开它们的关闭了良久的创子

让我把花束,把香气,把亮光,

暖和和露珠撒满你们心的空间。

27.《但愿》

梦的朋友

幻想的姊妹

原是自己的影子

却老走在你前面

像光一样无形

像风一样不安定

她和你之间

始终有间隔

像窗外的飞鸟

像天上的流云

像河边的蝴蝶

既桀黠而锦绣

你上往,她就飞

你不理她,她撵你

她永遥陪伴你

一直到你终止呼吸

28.《失往的岁月》

不像丢失的包袱

可以到失物招领处找得归来,

失往的岁月

甚至不知丢失在什么地方——

有的是零零星星地消失的。

有的丢失了十年二十年,

有的丢失在喧闹的城市,

有的丢失在远遥的荒原,

有的是人潮汹涌的车站,

有的是寒寒清清的小油灯下面;

丢失了的不像是纸片,可以拣起来

倒更像一碗水投到地面

被晒干了,望不到一点影子;

时间是活动的液体——

用筛子、用网,都打捞不起;

时间不可能变成固体,

要成了化石就好了,

即使几万年也能在岩层里找见i

时间也像是气体,

像急驰的列车头上冒出的烟!

失往了的岁月似乎一个朋友,

中断掉了联系,经受了一些苦难,

突然得到了动静;说他

早已离开了人间

短篇诗文篇3

冬夜偶书

寒气早来,一盏冷月摇摇。

远远风儿低吟,如今日偶得之宿醉,如前世抛却之梦影。

吟之,千古诗行集于眼前,而又逝于虚空。

这斑驳迷离的夜空啊……

真实永远待于表达,而意识将他们隔为两重。

天地间,孤独的身影正徘徊于真与幻的追逐。

罢了,罢了,还是沿着这来时之路,寻找归家的小径吧。

短篇诗文篇4

《蝉》

蝉的歌很好听。

但是到夏天才唱歌。

他们喜欢称赞——

金色的阳光

蝉的歌很好听。

但是他们只在树上唱歌

所以,

到了夏天,

所有的树,

会唱歌的雨伞。

短篇诗文篇5

《在墓地》

这是村庄的七寸

在清明的'腰部,

放出很多惹眼的词语

安置到棺材,

不制造悬念,

只记住祭奠他们

野草依然清新。

高过墓碑的长势

荒芜持续深入根须,

与几根白骨勾肩搭背

你看望的人一动不动,

不开口讲话

鸦群很壮观。

它们用慌张的眼神

拆开响声

一个节日,象一尊佛

走了几千年

坐在四月

等无数眼泪来把自己淹没

捧几把黄土,烧一堆火

让身躯折叠,反复垂下头颅

看那些黑色的蝴蝶,飘起

又轻轻落下停歇

柳笛哀回,松柏肃立

我们沿着一个句号逆流而上

往事纷繁。一颗心

和桃花同时盛开

又默默零落

这个时候,一些没有生命的灵魂

开始说话

只是,很多人只知道送上纸钱

那些神秘的声音

从来没有听见过

短篇诗文篇6

《秋日》

震落了清早满披着的露水,

斩柴声丁丁地飘出深谷。

放下餍饫过稻香的镰刀,

用背篓来装竹篱间肥硕的瓜果。

秋日栖息在田舍里。

向江面的冷雾撒下圆圆的.网,

收起青鳊鱼似的乌桕叶的影子。

芦蓬上满载着白霜,

秋日游戏在渔船上。

悄悄摇着归泊的小桨

短篇诗文篇7

你底仪仗队成了议论底中心:

来得太快,一点也没有声响,

把守住所有的寒冷底洞穴;

为了表示豪贵,每半天换一套衣裳。

那些年青的树林子,那些草地

都成了竞赛销路的报纸,

每天早晨,争着用最动人的花叶

刊载你底消息在第一行标题。

你底到临,每次都带来欢欣,

人们一如往年,耐心的揣测着你底颜色底名称

还想要捕捉住发自泥土和蓝天的声音,

就像是从火星刚来到的旅人。

然而一如那些无辜的真理,

你也被不同的人渲染出不同的意义:

有的迷惑,有的激动;有的'人却变得

像个犬儒,把白眼投向你一切的意义。

你也要蜕变,像一个可悲的儿童

挣扎着,被社会揉造为成人;

终于也翕动焦渴的口唇,承认

必须要先毁弃自己,才能把自己完成。

短篇诗文篇8

下雨了

告诉你,我这儿下雨了,

从天到地,从早到晚,一直下着,

熬过了长长的冬天,天空终于开始了明朗如初的生活。

水滴的针脚,密密缝合了天地的距离,

一直忐忑的心也被托在了雨的手心里。

幸福很轻,

所以它飞向高空。

苦难很重,

所以它坠入地狱。

而我在中间,

被这不期而来的雨保护着。

短篇诗文篇9

农民

山里走出一批人

满腔热血地投入生产线上

糊口的双手飞速运转

还是跟不上机器的步伐

面朝的不是黄土

背朝的`是耀眼不灭的灯泡

离开土地咱心里不踏实

归去,无人问津

城里人管他们叫农民工